<form id="vdj1r"></form>
    <font id="vdj1r"></font>

    <track id="vdj1r"><font id="vdj1r"><menuitem id="vdj1r"></menuitem></font></track>
    <noframes id="vdj1r"><listing id="vdj1r"></listing>

    職位導航

    研究生“推免”也看期刊等級!當心“學術不端”盯上本科生

    時間:2021-10-18來源:中國科學報微信公號

    日前,江蘇某高校生物與環境學院在碩士研究生推免細則中,首次將“我國高質量科技期刊分級目錄T1級期刊”納入加分標準。

    耐人尋味的是,該學院公布的論文推免加分細則與其研究生綜合素質評定細則中有關論文的加分是一模一樣的表述——“D類:我國高質量科技期刊分級目錄 T1 級期刊同時 EI 源刊論文”“E類:我國高質量科技期刊分級目錄 T1 級期刊同時非 EI 源刊論文”……

    “推免加分細則面向的主體是本科生,其學習目標通常不限定為搞科研;研究生綜合素質評定細則則是研究生,研究生和導師一起開展科研并撰寫論文很平常。這不禁讓人質疑,本科生推免加分細則是否全盤照抄了研究生綜合素質評定的論文細則?在破‘五唯’的當下,部分高校的推免細則是否有被認真推敲?”同濟大學教育評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指出。

    熱衷期刊等級圖省事?

    什么是T級期刊?

    2019年7月,中國科協、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見》,提出要遴選發布高質量科技期刊分級目錄,簡稱T級期刊,形成較為全面客觀反映期刊水平的評價標準。

    每個學科領域的T級期刊進一步分為T1級、T2級和T3級三個級別,由國內各大專業學會等形成本領域科技期刊分級目錄。

    T1類表示已經接近或具備國際一流期刊,T2類是指國際知名期刊,T3類指業內認可的較高水平期刊。

    目前,已有24家學會公示T級分區期刊目錄,T1級999本,T2級1503本,T3級1505本,共計4007本。

    那么,研究生推免為什么要把T刊納入高質量論文期刊目錄?

    “用意很明顯。”樊秀娣表示,學校希望學生能夠在比較正規、高質量的期刊上發表論文,畢竟現在不少“五花八門”的期刊只要交點錢就能發表論文,學校也無法鑒別和管理。如果認T刊,就相對簡單許多。

    此外,T刊把全世界科技期刊納入一個體系,高質量論文無論發在英文期刊,還是中文期刊上,都是“等效使用”。選擇面擴大了,這也是它受到高校、科研院所青睞的原因之一。

    期刊分區歷來是科研工作者投稿的“指向標”。早在T級分區之前,期刊分區主要有JCR分區和中科院分區。

    翻看高校的推免細則,記者發現了各種論文加分細則,如“發表1篇及以上文章于JCR1區或JCR2區,或發表2篇及以上文章于JCR3區。”“自然科學類學生須在二類及以上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社會科學類學生須在三類及以上期刊發表學術論文。”……

    那么,又有多少本科生能夠達到T刊發表論文的水平呢?

    “拔苗助長”滋生造假

    查看了T刊目錄后,東部某大學建筑學專業本科生李遙感嘆道:“論文要進T1期刊,有的還要求是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對本科生來說太難了,簡直是鳳毛麟角”。大二就進實驗室跟著導師學習,也曾跟著導師發過論文,李遙是眾人眼中的勤奮學生。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認:“本科階段學習的主要是科研能力或方法,尚不足以獨立完成高水平論文。”

    “推免條例讓本科生看到‘勝出’的重要條件之一是高水平的科研成果,但對于大多數本科生來說這可能做不到,它僅適用于極少數的天才、怪才。”樊秀娣補充道。

    也有人認為,標準可以越定越高的邏輯并沒有問題,因為推免加分本來就是給少數人準備的。但李遙認為,如果標準過高,必然會讓一部分有科研潛力但尚無高水平成果的本科生失去推免加分的機會,反而失去了加分本來的意義。

    樊秀娣指出,這樣“拔苗助長”的作法,最終有可能“變味”為,本科生把名字掛在導師、家長或朋友即將要發表的論文后面,或者干脆花大價錢去買高水平論文。

    “當學術不端下沉到本科生層面,對學風的影響非?膳。它會給本科生制造一種錯覺,學術研究太簡單了,只要花錢、動用人脈,就能獲得高質量論文。”

    類似的場景曾出現在自主招生時代,商業機構、家長為高中生炮制論文,只因論文被列為自主招生的加分項,成為通往名校的捷徑。

    而碩士生推免被稱為本科生“內卷”的重鎮,背后已形成了相關的商業鏈。李遙身邊的同學中有不少人參加過推免培訓。經過商業“包裝”出來的推免生都有著“同樣的面孔”——精致的簡歷、優異的競賽成績,以及漂亮的論文。它還迫使原本期待公平競爭的一些學生,也不得不卷入其中,而“制作這些五花八門的材料真的很累、很煩”。李遙說。

    “治本”要回歸專業評估

    了解一名本科生真實的科研能力,真的要通過分區期刊來考察嗎?誰該來做把關者?

    以刊代評固然有一定存在的合理性,但在強調回歸專業評估本身的當下,專家們認為,這并不是“治本”的方法。

    “期刊的檔次和論文質量的檔次本質上沒有必然聯系。”樊秀娣說,諾貝爾獎獲得者的重要文章也曾發在名不見經傳的期刊上。更何況,即便有高質量研究成果,本科生想要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在國內外高質量期刊上發表論文也相當困難,國內很多核心期刊不接受研究生投稿,更別說普通高校的本科生。

    在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看來,推免看期刊等級是一種“懶政”行為,與從前的行政部門“以刊代評”類似。“我們一直在批評過于依賴雜志,忽略行業本身的評估。經由面試、活動中考察等方式了解本科生科研能力,對于高校而言并不是太復雜的事情。”

    出于同一利益鏈,部分政策制定者、推免學校的導師可能無法客觀公正地審核本;虮菊n題組學生為推免所發表論文的實際情況。

    樊秀娣認為,招收推免生高校的復試面試官更適合做把關者。他們只要多用一點心,多問幾個與專業知識相關的問題,就能夠清晰地了解學生的學術水平。

    然而,如今的碩士生招生面試學生人數增加,工作量大,生源競爭激烈且變數大,一些導師覺得面試的意義不大,不太愿意一本正經地發問,并沒有很好地考察學生的專業志向和能力。

    期刊商業化背離真才實學

    “過分看重期刊等級會導致一個嚴重問題——各期刊之間為等級而競爭白熱化。”樊秀娣指出,有些期刊為了提升影響因子,論文越發越長,有的一期只有幾篇文章,雖然表面上影響因子上去了,但實際上讀者卻越來越少了。還有的期刊編輯會規定投稿者若想在其刊物上發文章,必須引用該期刊之前的論文。

    這樣為了提高期刊等級的做法,最后只會導致期刊進入一種“自娛自樂”的狀態,真實價值與辦刊宗旨相背離。

    “久而久之,追求的都是期刊商業化的統一標準,真才實學反倒被拋諸腦后了。”程方平感嘆道。

    他直言,一些一級期刊多以領導講話為主,對于有個性、有創新點的文章卻常常拒之門外。

    而一些期刊文章很鮮活,與理論文章形成互補,卻連入選的資格都沒有。“我常跟學生講,要了解真實的教育,要看一線教學文章。比如,一個小學班主任的困惑,雖然不在學術期刊上發表,但卻是有價值的真實案例。然而,我們的體系卻排斥這樣的文章。”

    他補充道,誰來判定論文水平的高下,最合適的莫過于學院一級的學術委員會。退一步說,學院學術委員會判定不了,也可組織同行專家來判定。

    會員服務
    客服QQ
    客服電話
    官方微信

    掃一掃
    微信找工作更方便

    微信號
    (job100zp)

    返回頂部
    男人女人做性全过程视频在线_中国少妇黑人XXXX_两个人日本免费完整版高清_亚洲AV片不卡无码久久